当前位置:北京迈洛斯商贸有限公司两性母亲对丈夫施拳脚成家常便饭
母亲对丈夫施拳脚成家常便饭
2022-09-17

其实,我就是那么无意地嘟哝一下,母亲就会发那么大的火?当时我就后悔了,我赶忙劝母亲,说丈夫已经给我打了电话,我就担心他又多喝酒。可是,母亲还是不依不饶,气哼哼地说,我怀孕都这样了,他还成天在外面疯,“到底心里有没有这个老婆?”母亲的脾气一上来,一时半会儿不会刹车,我只好偷偷打电话给丈夫,叫他晚些回来。我想,等母亲睡了,第二天气也就消了。此刻,我一定知道丈夫在接到我的电话时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。

我的父亲过世得很早,是母亲一人含辛茹苦地把我带大。我和母亲生活在川南的一个小县城,母亲是一家纺织厂的工人,尽管生活很苦,但我依然喝奶粉,穿花布衣服,戴精美的发卡,因为母亲几乎将每个月微薄的收入都花在了我的身上。在80年代初期那个偏僻的小县城,我当然让同学们羡慕。好强的母亲对我要求很严格,不仅在学习上,对待老师、街坊还有男同学,母亲都明确了哪些该做哪些不能做。很小的时候,母亲就给我留下严厉、甚至有些不近人情、不通情理的印象。

我如愿考上了大学,母亲所在的工厂也宣布破产,母亲将一次性买断工龄的钱全拿来供我读书。我暗暗发誓,这辈子一定要让母亲过上好日子。

大学毕业后,有两个城市的三家工作单位可以供我选择,我征求母亲意见,母亲却说,一切按照自己的意愿,原以为母亲如此开明,可是当我把我的男朋友带到母亲面前时,却遭到了母亲的百般阻挠。

其实,我的男朋友论外表、人品、家庭环境以及事业发展等情况都不错,可不知道母亲为什么就是看不上,可是,母亲也说不上个所以然。最后,在我的一再坚持努力下,母亲默许了,就在出嫁的前一天,母亲竟含着泪对我说,这辈子我是她惟一的依靠,别有了老公忘了娘啊!我也哭了,我搂着母亲说,今后我们还要生活在一起啊,一辈子都分不开,怎么会呢?!

结婚快两年,可婚后的生活却远远没有我想象的那样,一家人温馨、甜蜜地在一起生活。我和丈夫努力挣钱,房子有了,车有了,趁母亲身体还好,有了孩子后,母亲还可以帮帮我,等孩子大一些,老少三代出去旅旅游,好好地让母亲享受享受天伦之乐。都说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欢喜,可是,母亲却和丈夫像不共戴天的仇人,导火索就因我做了人流以后。

我和丈夫度蜜月回来,也是由于不小心,我发现我怀孕了。孩子肯定是不能要的,匆匆忙忙,身体、心理和思想各方面都没有准备好。从医院回来,缴费单不小心让母亲看到了,谁知道,迎来的是一场暴风雨。

母亲不分青红皂白、劈头盖脸地就对丈夫好一顿训斥,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,越说越气的母亲竟甩给丈夫两耳光,不仅把丈夫打懵了,连我也呆住了。

也从这以后,母亲对丈夫施拳脚竟成了家常便饭。

一次丈夫回来晚了,我和母亲等着一起吃晚饭,丈夫也没来个电话,看着母亲阴沉的脸,我心里就发毛。听着门锁扭动的声音,我连忙扑到门前,我怕母亲又会怎么的。果然,母亲操起桌上的汤勺就向换着鞋的丈夫砸去,令丈夫猝不及防。母亲大声呵斥道:“这不是给你开的旅店!”

母亲的脾气阴晴不定。那次我们一家三口逛超市回来,一路上,大家还说说笑笑,在半路上,丈夫遇见了他的一位女同事,就停下来说了几句关于工作上的事。回到家,母亲说刚才丈夫和同事两人有说有笑旁若无人。兴许是丈夫看着母亲没有一点怒容,也就开着玩笑说,他就是有想法也不会当着我的面啊。就是一句玩笑话,母亲立马变了脸,她上前挥了丈夫一巴掌,说,小子,不要太欺负人!

丈夫一忍再忍,我也知道他蒙受了不少委屈,也只有我和丈夫单独在一起时,我会为母亲的作为向丈夫表达深深的歉意。母亲一个人苦了大半辈子,上了年纪,性格难免会变得反复无常,暴躁多疑。其实,丈夫也很理解母亲,他说,一想到母亲一个把我培养成人,一想到一个女人要承受的来自生活等各方面的压力,丈夫也只能尽量做到不惹母亲生气。我惟有加倍地用爱来弥补心中对丈夫的愧疚。

可是,丈夫越是小心谨慎,越是容忍谦让,母亲就越是得寸进尺。有时候,就是空调温度低了,电视声音大了,母亲也要怪罪于丈夫,丈夫解释或沉默都会引起母亲不满,冷不防母亲就要动武。多少次,丈夫要我在母亲和他之间做一选择,母亲不能没有人照顾,我也不能失去丈夫,面对这一切,我惟有依偎在丈夫怀里痛哭。

说到这里,读者一定会理解本文开头我为什么打电话要让丈夫晚些回来的原因。

丈夫回来了,幸好,母亲已经睡了。正在丈夫洗澡的时候,“哐哐哐”,母亲竟狠命地敲着我的卧室房门。还在洗澡的丈夫也草草擦干身子,披上浴袍从浴室探出脑袋。母亲一进卧室,一把推开浴室的门,指着丈夫的鼻子就开始数落:“知不知道自个儿老婆怀了孩子?你还有没有点人性?老是这么晚回来,你到底安不安心过日子?难道还像上次....。。”也不知道丈夫今天怎么了,每每面对母亲的无理取闹,一贯低头垂目一声不吭的他却像发怒的狮子,丈夫竟一把打开指着他鼻子母亲的手,怒喝道,你给我出去!我不是你生,不是你养,你没有权力在我面前指手画脚。母亲疯了一样,整个身子向丈夫扑了个过去,丈夫仅仅是稍稍让了一下,母亲就一下子滑倒在浴室地板上。

这一切来得太突然,我在一旁不知所措,此时,躺在湿漉漉地板上的母亲开始呻吟....。。

在将母亲送往医院的120救护车上,我一手抚摸着母亲的额头,另一只手攥紧丈夫,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啊,我该怎么办?

(责任编辑:zxwq)